Christopher Nolan 金像剪輯師 : 學習從泡茶和掃地開始

基斯杜化路蘭(Christopher Nolan)是荷里活最知名的導演之一。路蘭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電影往績,將觀眾帶入了奇幻的電影旅程。在他的身邊,是他重要的剪輯師朋友李﹒史密斯(Lee. Smith),史密斯為路蘭創造了新的方法,路蘭無數獲獎時刻都是與他一起。

來源: Wtop News

史密斯接受了哥倫比亞廣播電台WTOP新聞的採訪,回顧他與路蘭的合作。

那麼他與導演合作的最大挑戰是什麼?

從《The Dark Knight》中的超級英雄動作到《Inception》中的科幻小說夢,再到《Dunkirk》中堅韌不拔的戰爭,他都將這些構圖拼接在一起。

現在,正好在《 1917》週二發佈數碼版之前,WTOP抓著了史密斯,適逢他獲得奧斯卡最佳剪接獎項,可以把握機會探討他為路蘭和森·曼特斯(Sam Mendes)剪輯的職業生涯。

史密斯對WTOP說:「在頒獎季節前後,你很難躲起來,但在大多數情況下,我很享受自己默默工作。」「儘管如此,如果街上有人走到我面前說:『哇,我看完你所有電影!』我總是會感到很驚訝。」

1960年,史密斯出生在澳洲悉尼,一邊看著荷里活的巨片長大。

史密斯說:「我記得我父母帶我去電影院看了《Bridge on the River Kwai》,《Battle of Britain》和《Lawrence of Arabia》等電影。」 我也很喜歡《 2001:A Space Odyssey》。」

來源: Made in Hollywood Teen

這代表他見著安妮·沃斯·科茨(Anne Coates)在《Lawrence of Arabia》(1962)中從比賽到日出的路蘭;以及在《 2001:A Space Odyssey》(2001)中,從骨頭到衛星的剪輯。

史密斯說:「我認為我們是以前一切的總和。」 「它們全都深深埋入我的潛意識裡……我對電影有很強的記憶力 ……20年前的東西,我可以就如昨天才看的一樣 ……所以我或者是個白痴的智者。」

史密斯滿載的熱情,其實受其父親的影響—他曾是個電影的光學視覺效果總監。

史密斯說:「我有另一條道路……儘管可能在商業世界中沒有個人特色。」 「不過,我主要工作是泡茶,並在周圍掃地,但這就是學習的方式—你需要從基本開始。」

他最初的工作不是做剪輯,而是擔任珍甘比茵(Jane Campion)的《The Piano》(1993年)和占基利(Jim Carrey),彼德威爾(Peter Weir)的《The Truman Show》(1998年)的聲音設計師。

「職業生涯中,我第一份工就專注於聲音,然後我做了一個過渡性質的工作,就像初級剪輯師一樣,我在Peter Weir的電影中做了很多工作。然後我成為他電影中的聲音設計師,最終變成剪接師。」

史密斯說聲音剪輯經對他剪輯工作很有幫助。

來源: Provideo Coalition

「聲音控制人們情緒、節奏與和諧,是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。」 「你可以巧妙完成驚人的工作…我在圖片編輯軟件 Avid中有一個龐大的聲音庫,在剪接時我會不斷使用它。」

與Weir合作之後,他與路蘭在《Batman Begins》(2005),《The Dark Knight》(2008)和《The Dark Knight Rises》(2012)三部曲中建立了長期合作關係。

跟著,他為希夫烈達(Heath Ledger)的奧斯卡獲獎影片剪輯,史密斯製作早期澳洲電影《Two Hands》(1999)之後就逐漸了解他。

路蘭是現代的導演。史密斯和他所有的電影共同成長,並且有獨特的機會在劇院裡觀看所有電影(《The Following》除外)。史密斯最欣賞路蘭的一件事,就是他設法令演員脫穎而出。史密斯認為,這也是他剪輯時最奇妙的事情之一。

他永遠不會忘記Ledger的表演。

悲慘的是,Ledger在後期製作中去世,這意味著史密斯觀看了他最後的鏡頭。

「這實在令人很難過。」史密斯說。

「大約距離拍攝結束還有10或12週。其實任何人離世時,都會令人覺得難以相信,他是如此出色的演員,像為這個角色演活一樣。 …然而他不在了,那是巨大的損失。」

在《The Dark Knight》之後,史密斯與科幻鉅作《Inception》(2010年)與諾蘭團聚,將「夢中的夢」拼湊在一起,嘗試不會引起觀眾的困惑。

「那是挑戰。」

史密斯說:「路蘭確實製作了非常複雜的電影,在整個工作過程中,我盡力剪得更簡單,讓人更容易理解。我不想觀眾看完電影後會迷失,在走出戲院的時候失望透頂……我們一直嘗試與他的電影《Inception》《Interstellar》和《The Prestige》聯繫一起,忠實於路蘭的初衷。但是,我們沒有忽略其他觀眾,不希望他們只坐在戲院,被電影排除在外。」

事實證明,試映對於觀眾是否掌握複雜性至關重要。

來源: Checkasaga

「試映後,那些電影都微調了。」史密斯說。 「有些人掌握了電影之間的不同細節。其他沒有看過以往電影的人雖然完全誤解了,但他們仍然愛看。」

最近,他參與了森曼德斯(Sam Mendes)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史詩《 1917》(2019)的剪輯工作,看起來是一鏡到底,但實際上由幾個長鏡頭無縫剪接在一起。

土史密斯說:「Sam和我同意永遠不會透露實際上有多少剪接位置。」 「我們不完全掌握奏效的方法,所以結合一些鏡頭的時候,總令我很擔驚受怕……其實那部電影裡有很多不道德的行為,這就是我所能告訴你的事~」

訪談來源:Jason Fraley | @JFrayWTOP.” Making the cut with the editor of ‘The Dark Knight,’ ‘Inception,’ ‘Dunkirk’ and ‘1917’”. Wtop news. March 10, 2020.

預設圖片
2397frame
文章: 125